WFU

October 19, 2020

A few moments later


BURBERRY STAFF MODEL IN FASHION HOUSE'S LATEST LOOKBOOK


近距離觸摸一線品牌


抱著想大開眼界的心態來到一線公司,但學習曲線終究無法再那麼陡陗,更多的是比較不同的做法、不同的系統,默默累積經驗,從工作中偶爾再多偷一點東西。

要量產的東西,品質就要儘可能一致,而真皮是活的,每張會有些許差異,為了將皮的特性控制在一定的範圍,就要加重襯料的使用,而在一線品牌使用的種料更多了一些,這一部份是新收穫。

以前在協力公司時,要接收客戶端的要求,現在直接在品牌裡看其中的運作,常會跟 PM 接觸,大秀前也會有倫敦總部的設計助理前來,有更近距離的真實感。

不過,由於工作更細分的關係,每人有負責的工作內容,接觸的廣度不同,像我們現在就不能使用針車,也不能使用削邊機或片皮機,不會自己備料,只會做分內組裝的工作,支援上邊油,偶爾修改版型,給予版型師建議。

所以,對於想學習完整製作流程的朋友,建議還是先去小公司累積工作資歷,才能對工作有全面的瞭解,如果一開始就進大公司,那學習領域會被限縮非常多。

舉例來說,很多電腦版型師沒有組裝經驗,出來的版型三天兩頭就會出問題。

啊我就菜啊


技術上的學習不能說沒有,但已經是緩慢的了。我的興趣就轉向觀察各部門之間的合作,義人的工作態度也是滿有趣的,好的時候很好,壞的時候也是很常出包,簡單說就是不太穩定。

我想還能賺錢應該是因為 Burberry 是英國公司的關係,其實很多義大利品牌都被法國人買走了,義大利好像在統籌管理上,就是有機會少一根筋,十分隨心所欲。

另外,現在 Burberry Manifattura 的設備及人員是在 2018 年中跟合作多年的研發供應商 CF&P 買下來的,更明白的說,就是有一些新舊勢力的問題。

我們是屬於新進的一批人,雖然跟同事的相處上都沒問題,但難免在工作的分配或一些人事上,就存在許多辦公室政治的眉眉角角。

整個轉換主導權的過程是漫長的,而我們的主管又是比較弱勢的,在底下的我們有時就要多擔待了。

把握生活中的小訊號,選擇很重要


雖然是一年到職回顧,但因為今年發生了誰都沒預料到的 COVID-19 事件,扣除封鎖期及輪班期的時間,其實是不到一年的。

忙碌的時間只有到職後的四到五個月,解除封鎖復工後到現在的五六個月,是有點太安靜了。而這一趨勢是全面性的,不只存在精品皮件業,政府雖然已經提撥許多補助,但比較嚴重的是還看不到曙光,第二波就又來臨。

我們在 2019 上半年有討論過一人繼續上班,一人開始自己工作室的打算,是後來出現轉職的機會而暫停。

還有一些私人的生活瑣事,都剛好巧妙的做了不差的決定,真是慶幸。

不過,現在看一年兩次的品牌時裝大秀已經不若在前公司時那般興奮,可能終究不是自己的東西,期許在穩定中嘗試更多可能。

相關新聞:

September 22, 2020

Conversione patente di guida



台灣在 2002 年與義大利達成協議,可免試換照,這是代表處的公告,照理說應該沒問題。不過,2011 年台灣駕照更改了格式,最簡單的分辨方式就是姓名欄位變大,血型和換照次數欄位取消。

由於我持有的是新版台灣駕照,再加上義大利交通部與各地區監理所的內部溝通出了問題,導致我在更換義大利駕照時,遇到了麻煩。

去年底送件時,發現 Motorizzazione Civile di Firenze 監理所不承認我的新版駕照,台灣駐義大利代表處表示已經行文通知義大利,我們有新的駕照格式,但不是所有的監理所都知道這項更動。我認識的台灣朋友因為持有的是舊版格式,所以沒有問題。

經由我再三詢問下,領務秘書告訴我,他們也盡了最大的努力,無奈國情不同,除了在 Firenze 的我以外,還有其他台灣人(Torino / Treviso)也遇到相同問題。他最後建議我直接去 Roma 或 Milano 或 Bologna 辦理,以免等到天荒地老。

從去年 11 月申請以來,已經好幾次跟代辦、跟駐義代表處聯絡、溝通,現在總算知到真相,也明白在 Firenze 是辦不成了。

好在有台灣人在羅馬的社團,讓我很快找到在 Roma 的駕訓班 Automobile Club d’Italia 代辦,七月中提出申請!

在 Roma 的駕訓班辦理不需要先找醫生開 Certificato Anamnestico Patente,在檢查視力時,會一起開 Certificato Medico,節省了一筆費用。

不過,跨區辦理需要一個 Certificato Storico Anagrafico,用來證明成為居民的時間不超過四年,為此我跑了一趟 Comune di Firenze,後疫情期間凡事都要預約排隊,又多等了兩個禮拜。

申辦時程:
2019/10/8 在佛羅倫斯申辦 Carta d'identità,10/29 收到。(拿到居留證 Permesso di Soggiorno 才能辦戶籍登記 Residenza,之後才能辦身份證 Carta d'identità)

2019/11/11 去羅馬的駐義代表處辦理駕照翻譯,11/19 收到。(費用 26 歐)
2019/11/22 去佛羅倫斯的 Prefettura 辦理翻譯過的駕照文件認證 legalizzazione(費用 32 歐)
2019/11/26 找醫生開 Certificato Anamnestico Patente 健康證明(費用 25 歐)
2019/11/27 把所有文件交給駕照代辦人,他先去監理所看看,沒有問題再做視力檢查。(費用 244 歐)
2019/12/2 駕照代辦人回報說我的駕照格式有問題,此後開始一連串的溝通、詢問,即使拿了駐義代表處的公文給監理所也沒有用。
2020/2/20 因為健康證明超過三個月會過期,所以做了視力檢查拿到 Certificato Medico,我們想說交通部跟監理所的溝通總會有進展吧!想不到三月中開始因為疫情,一切停擺。

2020/5/22 疫情平緩後,重新開始上班,但大眾交通工具有控制人數,非常不方便,變得特別心浮氣躁,直接寫信求助代表處,領務祕書回覆他們盡了很多努力,但問題出在交通部與各地區監理所的內部政治問題,他們也是無可奈何。
2020/7/1 我的視力檢查過期了,再次求助代表處,詢問有沒有其他台灣人用新式駕照辦理成功的案例,領務祕書建議我不想再等的話,直接去 Roma、Milano、Bologna 這三個城市之一辦理吧!(7/11 跟佛羅倫斯的代辦人索取全部文件,即些許退款。)

2020/7/14 查到羅馬的駕訓班之後,直接前往送件辦理,但因為跨區辦理,我需要補件。(費用 180 歐)
2020/7/27 因為政府機關控管人數,所有作業都要預約,多等了兩週拿到 Certificato Storico Anagrafico。
2020/7/29 補件寄到代辦人手中,開始換照程序。

2020/9/16 聯絡羅馬駕訓班,得知現在不發 Permesso Provvisorio di Guida 臨時駕照,只能慢慢等駕照,因為監理所累積作業過多,可能還要三四個月以上。

2020/9/22 下班收到代辦寄給我臨時駕照的電子檔!(上禮拜不是說沒有嗎?)跟代辦再次確認,領到正式駕照為止都有效,可以開車了。

2020/9/26 到 Autoeur Brandini Pistoia 下訂中古車

2020/10/23 取車




August 10, 2020

Buchette Del Vino




我必須跟曾經來過佛羅倫斯的友人道歉,之前解說市中心有些建築的牆上有小洞是用來賣酒的,是以前為了躲避政府酒稅或禁酒令而誕生的。

結果,可能是最初的導遊跟我講錯,也有可能是我自己的記憶有錯,總之,大錯特錯。

這些洞是為了在鼠疫或稱黑死病期間,還能進行商業運作的模式。

最早的歷史可追溯到17世紀,當時的商人決定在牆壁上鑽一些小洞,以便在瘟疫期間繼續向大眾提供葡萄酒。

除了佛羅倫斯歷史中心,整個托斯卡尼大區的幾個城市至少有 150 多個小洞,現在有的商家又開始運用它們來做生意,不只紅酒,還有書藉或咖啡哦!





August 5, 2020

Notte Dei Ponti

 


1944 年 8 月的 3 到 4 號之間,納粹軍隊開始撒退,計劃炸掉佛羅倫斯所有的橋以阻擋盟軍的步伐。


著名的老橋 Ponte Vecchio 因為一些金匠的保護,拆除了炸藥引信,所幸成為當時唯一留下,沒有被破壞的橋樑。


Firenze 1944: la notte in cui saltarono i ponti

Wikipedia - Ponte Vecchio

Lo splendore di Firenze nelle mani del Fuhrer nella notte dei ponti



我們的故事


July 12, 2020

義式趣味




隨著防疫階段慢慢放寬大眾運輸的乘載人數限制,在佛羅倫斯的輕軌車廂內,貼有保持距離的站位指示貼紙。

本來以為鞋印只會有一種形式,沒想到不只有普通皮鞋,還有運動鞋登山鞋,甚至高跟鞋也有,大概有十種出頭,仔細找找還會發現打赤腳的人哦!

雖然義國在某些事務有些散漫,但在設計的小巧思上,時常會有讓人讚賞的細節。